reacher
  • 的照片 骑行海鸥岛
  • 的照片 骑行海鸥岛
  • 的照片 骑行海鸥岛
  • 的照片 骑行海鸥岛
  • 的照片 骑行海鸥岛

难易度   中等

时间  9小时 36分钟

航迹点数 1592

上传日期 2011年12月19日

记录日期 十二月 2011

-
-
35 m
-106 m
0
24
48
95.84 km

浏览次数: 3774次 , 下载次数: 6次

邻近 Zhongcun, Guangdong Sheng (China)

  海鸥岛位于广州番禺区东郊,是广州新城的重要组成部分,它有望成为整个珠江三角洲地区旅游体系的一个新亮点。
  海鸥岛,在番禺区石楼镇范围内,面积34.61 平方公里,岸线长37.96公里。岛上有沙北、沙南、江鸥、海心等4个行政村和石楼镇农业开发总公司。岛北端的海鸥大桥飞架莲花山水道与岛外连接相通,一条13公里长的区级公路由北往南贯穿全岛,村村通车、通水电,基本生活设施较完善。岛内主要以种养业为主,种植的主要作物有水稻、香蕉、花卉等;养殖以四大家鱼为主,特色养殖有稻田养鱼、虾及养殖禾虫等。
  海鸥岛是珠江口最后一块未被开发的绿色岛屿。它与番禺莲花山一水之隔,两者由海鸥大桥连接。按广州市政府的设想,海鸥岛将被打造成一个“生态休闲旅游景区”,而海鸥岛也完全具备这样的条件—————它是珠三角大都市城镇群落中独一无二的绿色生态岛屿,而且位于这一城市圈的中央。
  广州市规划局有关负责人透露,政府将把海鸥岛作为广州新城的一部分,结合2010年举办亚运来综合规划。据悉,未来广州新城开发建设展开后,广州新城将与海鸥岛形成“城市”与“郊野”的鲜明景观对比,海鸥岛将成为广州新城的后花园,成为广州大都市郊区的一个重要的休闲旅游区。
  按规划,海鸥岛的交通具有极好的可达性,北部从广州驱车可由番禺市桥经海鸥大桥前往;南部有规划中的珠三环高速,高速建成后,港澳地区以及珠三角城市的游客只需一个小时左右的车程就可到达。
  海鸥岛
  番禺莲花山风景区远近驰名,去年到这个旅游胜地的客人多达120万人次,然而,却极少有人知道与之近在咫尺的海鸥岛,这不能不说是一个遗憾。
  从陆路到莲花山必经石楼镇,石楼近日知名度急升,原因之一,此地乃澳门特首何厚铧的家乡。然而,与莲花山隔海相望的海鸥岛,却依然是花阴寂寂。海鸥岛四面环海,地处珠江入口,面临狮子洋,是一个典型的珠三角河流冲积而成的内河岛。过去这里没有桥梁、公路,石楼与海鸥彼此可望而不可及。只因一海阻隔,海鸥岛仿佛便成了世外桃源,海鸥人日出而作,日入而息,一些老农甚至连省城广州在何方还找不着北。
  自从1994年海鸥大桥建成,以及贯穿全岛有12公里长的水泥主干道开通后,海鸥岛人便结束了与世无争的生活。这海鸥大桥全长1400米,建造得恢宏壮观,那天我们从石楼出发,适逢雨雾天气,远远望去静卧在海面上的大桥仿如一道长虹,往后看是一尊高大的观音金像,她屹立在莲花山顶俯视众生(由何厚铧先生捐资捐助的),前方右侧是波涛汹涌的狮子洋,正前方是仍然保留着珠江三角大沙田风情的海鸥岛。进入桥中央,我们感到,这海鸥大桥似乎是现代文化与传统文化的交汇点。
  随着现代化建设的加速,现在,在珠三角已很难寻觅到一幅古老的大沙田风情画了,惟独在海鸥岛仍然保留着“芭蕉河汊鱼虾,小桥流水人家”的风貌。
  若问海鸥岛有多大?看看环岛海堤一清二楚,它的周长为45公里,标高三尺,异常坚固。在这个“围城”里面,河网交错,小桥纵横,鱼塘与水稻相连,芭蕉与绿树一色。这不由人想起珠三角大河田地带“出门便是水”的情景。
  相对而言,此处地广人稀,海鸥岛便显得异常宁静,虽然大小汽车和各种机动车可通往各村庄,小艇和机动船可在河道畅行,但由于海鸥岛刚刚揭开了面纱,它仍是一块未开垦的处女地,没有市井的尘嚣,空气异常清新,海风吹来,偶尔还可以嗅到一点咸味。
  这几年,商品经济的大潮也开始冲击着海鸥岛人,他们在狮子洋前或星罗棋布的鱼塘上,建起了一座座用松皮搭成的食肆,星星点点,成了海鸥岛上的一道风景线,不少的食肆里面都设有雅座,欢迎来海鸥岛的“先知先觉”者品尝这里无污染的水产品,还可以为客人租借垂? 具,让那些微醉的客人一尝姜太公钓鱼的滋味。
  说到鱼塘,这里有二块面积各占1400亩以上的大鱼塘,鱼塘太大太深也就无法清塘,据当地人说,一些漏网之鱼的体积近乎一张床大。耳听为虚,直觉告诉我们,它就像海鸥岛两只明亮而清澈的眼睛。不食人间烟火
  海鸥岛人说:这里地处咸淡水交界,是鱼虾蟹禾虫成长的温床。但这里的鱼虾禾虫对环境污染说不。
  海鸥岛的鱼产品都属于绿色食品,特别是这里盛产的麻虾和禾虫,如果遭受农药或其它污染,它们是很难成长的,难怪在珠三角大沙田区禾虫市场日渐式微的今天,来这里要货的车子立等,有多少要多少。
  禾虫是一种含蛋白质极高的食品,它的味道清甜鲜美。禾虫不吃人间烟火,大白天它们成群螯伏在稻田的泥土表层下,靠吃腐败了的禾根和泥土中的微生物成长,当潮退或夏天的白撞雨洒落时,禾虫便沿着禾田的水流水向窦口冲下,或者齐齐从泥下钻将出来。当然,你在一饱网罗禾虫眼福的同时,如果再亲尝一口,而对浩潮的海洋与三二好友把酒临风,共话桑麻,真是快何如之。
  回程想到,这海鸥岛实在是石楼、番禺乃至广州的风水宝地,应该说,识宝的大有人在,但是,要把这块处女地建成没有环境污染的旅游区或其它什么的,单靠石楼一镇一区之力,恐怕是有心无力的。极盼海鸥岛从沉睡中醒来。

评论

    You can or this trail